舞痕

不定期更新中☆

黑白来乙女向|男神×你|诱惑•猫耳猫尾――jyugo篇

老样子
文笔不好,请见谅
不太会掌握人物性格,觉得哪里崩的话可以提出来w
R18注意!
最后,ooc我的(笑)
――――――――――――――――
你红着脸的一手抓着耳朵,哦,不对,是你的‘猫’耳朵另一手抓着你自己的猫尾巴。
咳咳,现在的情况是你因为出自于某种原因而定了女仆装,然后在包裹来了之后你发现箱子里有个小瓶子,里面装着透明的液体,瓶颈帮着字条,纸条上是好看的花字体,写着drink me。
你好笑的看着字条,想着喝了该不会变小吧?然后以着初生之犊不畏虎的心态(作死的)喝下去,然而你并没有变小也没变大只是长了猫耳猫尾。
然後,沒有然後了,就是你开头的样子了。
“今天都沒看到她,真是的,到底跑去哪了……”——是jyugo的声音。
jyugo的声音猝不及防的嚇得你炸毛了(x)的不小心抓了自己的尾巴。
“啊…”刚刚还在唸你去哪了的jyugo就看到你抓着自己的尾巴,而且还抖了下。
“你……”jyugo愣愣的看着你,下一秒“噗哈哈哈哈哈哈…你、你那猫耳猫尾是怎么回事啊,哈哈哈。”jyugo一手指着你,一手捂着肚子大笑。
“我…”你因为jyugo的大笑而显得有些窘迫,jyugo的笑声渐渐变小,他走向你摸了摸你的耳朵“啊…嘞……?”你看着他的脸慢慢变得惊恐样“等等等等,这是真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捂着脸的告诉了jyugo缘由,jyugo即无言又无奈的看着你“…你是笨蛋吗?谁会因为上面写着喝我而就真的去喝来路不明的东西啊……”。
“因、因为我想说…喝了、总不可能出了什么事啊……”你还在因为那羞耻感而捂着脸不敢看jyugo。
“你啊……这不是出了什么事吗?”jyugo一边说着一边揉着你的猫耳“而且还不知能不能变回来,”jyugo变本加厉的摸上了你的猫尾“万一有什么后遗症怎么办?”。
“jyu、jyugo……”你一手捂着脸一手紧抓着衣服下摆,“嗯?”jyugo似乎很沉浸与那手感之中,丝毫没有发现你的异样“不、不要再摸了…唔…哈!”。
jyugo故作镇定的红着脸说“是、是吗?我看你好像很舒服的样子。”
“我、我没有…哈!………嗯啊……”话语间jyugo已经把你抱在怀里,肆意的抚摸着你的猫耳与猫尾,“不!……嗯啊…唔…哼哈~”那异样的舒适感让你忍不住扬起头来。
jyugo抱着你,慢慢的移动到附近的椅子上,然后坐下。
你坐在jyugo的大腿上,腿间卡着对方的大腿 ,双手抓着jyugo的衣服,身子瘫软在对方的怀里,嘴在jyugo的耳朵旁,不停的喘气,刺激着他的感官
jyugo咬着你一边的猫耳,一手摸着你另一半的猫耳,另一手上下抚摸着你的猫尾“呐、叫声喵来听听如何?”jyugo的热气喷撒在你的猫耳上,让你忍不住动了动猫耳。
“才、才不要…嗯哼……这种事太、太羞耻了……哈嗯……”jyugo动了动他的大腿,摩擦着你的私密处“真的不要?”
“嗯哈!怎么这样……好过分……”jyugo全然不管你推拒的话语,摸向尾根,想让你叫出猫叫声。
“哈♥…等、等下!那里、不要…哈嗯~♥不行…唔哈!…不要~……jyugo♥啊哈♥……”你忍不住拱起身子,眼眶满是因为快感而萌生出来的眼泪。
jyugo的眼神充满危险的情欲 “你的声音……不管怎么听都只会让人觉得你很舒服吧。”jyugo吻上了你的脖子,你感觉到腿顶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
诱惑•猫耳猫尾――jyugo篇,完——
———————————————————
哎呀~一不小心就放飞了自我了 (*/ω\*)
诶嘿 (ノ∀`*)☆
话说comico现在要收费了 。゚ヽ(゚´Д`)ノ゚。

询问意见

想开新坑
all女主向
女主有名
留下意见
非常感谢

〔少女与刀剑男士〕第一章 出乍来到

*婶有名
*私设有
*原角有
*这是从我另篇(原)文单独衍生出来的文的番外
基本上与原文不会有太大的关系,请放心食用
☆☆☆☆☆☆☆☆☆☆
……
唔……
什么……我在哪……
为什么眼睛睁不开……
嗯——
木制天花板……?!
幽月猛的起身,看向身下。
被褥?
幽月抬起头看了周圍一圈。
一間和室,地板的材質是榻榻米,被褥的斜上方有个矮桌在门附近,有个木制的衣柜靠在墙上,明媚的阳光透过糊纸照亮了房间。
幽月离开被子小心翼翼的爬到拉门前,然后拉开了门,幽月探出头,看了看左右,确定没人之后才站起来走出房。
在刚醒来的时候并没有发觉到什么不对劲,但在彻底冷静下来之后幽月发现这里的空气,正确来说是这块地的气息不同,与其他地方的气息不同有些像是阴地的气息或是妖气之类的但又对自己无害……
走着走着幽月走到了一个拉门前。
拉开了门,幽月看到一把刀,上面有五张符贴在刀身上,分别依序写着歌仙兼定、山姥切国广、加州清光、蜂须贺虎彻、陆奥守吉行。
幽月顺势的扯下中间那张写着'加州清光'的符
就在符完全离开刀身的那刻,其他的符无预兆的毫无痕迹自己燃烧掉了。
被突如其来的动静惊到的幽月往后退了一步,手中的符险些滑落。
幽月仔细的端详了一下那张纸,发现了是张符,长方形的白纸上面写着红色的加州清光,背景有淡淡的淡蓝符文。
幽月再次看向那把刀,忍不住握紧手中的符。
我…要把符贴上吗……万一贴上去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办……但是……
经过再三犹豫之后幽月还是把符贴上刀身。
幽月把符横过来,贴上刀身。
突然爆出一阵樱花,幽月闭着眼睛后退了一步,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位少年。
少年有些长的自然内卷黑发有着富有光泽的发质,发丝看起来十分细软,颈部处的头发向外卷翘,马尾松松的绑着,从后颈垂到胸口。
“啊-我是川下之子,加州清光,雖然不好上手,但性能很不錯的喔。”少年笑着说道。
少女看着眼前的少年,睁大了眼睛。
〔少女与刀剑男士〕第一章 出乍来到——完

〔少女与刀剑男士☆番外——被玩坏的台词〕

*注意
*婶有名
*主纯对话
*ooc大概有
*没玩过游戏
*每篇皆为单独场合
*番外中的内容不代表于正文的内容有关
**********
★宗三左文字
“我叫宗三左文字,讨伐今川义元时,魔王把我作为战利品缴获,打磨,刻印,这才有了如今的我……所以,也叫义元左文字,在那之后,我的主人几度更迭,丰臣秀吉、秀赖、德川家康,以及德川将军家,我被当做坐拥天下人之刀……为何,大家都对我,如此执着呢……”
幽月看着眼前粉髪的付丧神回答到“这种事情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
“ 我叫宗三左文字。你,也想让天下之王的象征来陪侍你吗……?”宗三低头看着幽月。
幽月停下手边的事,抬头看着宗三“不用了,我习惯一个人了。”
——————
幽月在路过某间和室的时候听见了一声叹息
“唉……”
——是宗三左文字。
幽月并没有去停下去询问,因为对她来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而且她也不愿与他人交往的太过深
——————
外廊。
“…你,也想得到天下吗?”
幽月聞聲抬頭,看著粉髪的付喪神。
同樣的場景,同樣的人,不同的是粉髪的付喪神似乎醉了。
幽月看清來人之後便低頭继续做自己的事“得到了天下又能怎样呢。”语气里有种说不清的感觉。
宗三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坐了下来。
——————
“我……就和那笼中鸟一样啊,并不使用我,只是追求我的存在而已……”宗三带着那抹往常的微笑,看着天空说到。
幽月扭头看向他“是要出战的意思吗?”
——————
“让我来陪侍,是想要怎样做呢?”粉髪付丧神站在矮桌前。
幽月停下笔,抬头看向宗三“嘛,其实只是要麻烦你帮我把那份文件送给长谷部。”
“我知道了。”多次对话下来,宗三算是明白了眼前这个少女对自己,甚至是他人的话语都无动于衷。
——————
“果然,曾经落入魔王之手,就是如此有魅力吗?”宗三看着眼前给自己一个锦囊的少女打趣的说道。
“是吗?我倒觉得还好。”
宗三对于幽月的回应只是笑了笑。
——————
“只是得手便十分满足,并不使用……一如既往呢。”宗三靠着柱子,一手撑着下巴。
其实说这种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想要看看除了那副风云清淡的样子会不会有什么其他的样子。
“是想要做什么的意思吗?”
果然,还是那副样子。
宗三笑着想到。
——————
“我知道的,不管损毁成什么样,都会被重铸放回手边吧?”
看着一身伤的宗三,幽月一边将他拉去手入室一边回应道“不是说「知道」了吗,那有何必在问呢?”
知道少女的话只是单纯针对自己的话而并没有其他意思的宗三看着幽月的背影回覆道“因为想要得到不一样的回覆。”
幽月停下脚步转头看向身后的粉髪付丧神“那你想要什么样的回覆?”
“那你又会给我什么样的回覆呢?”不知为何明明是与平常无异的微笑在此时此刻变得游刃有余。
“……”幽月只是转回身继续走向手入室
不明白,明明应该给予回覆的,毫不犹豫的给予回覆,但却迟疑了,甚至连那确切的答案都没有…不应该是这样的……
宗三没有再去说些什么,只是微笑看着幽月的背影,眼里有一丝难得可见的满足,其实宗三说这话是因为想要知道她的答案。
虽然没有得到她的答案不过却看到了另一种样子的她,唔…这样也不错呢。
——————
“我姑且也是,拿出了战意的哦?”宗三看着正在帮他装备刀裝的少女。
“那就好好战斗,不要受伤了。”
“我知道的。”
——————
“这真的好么?让笼中之鸟飞出去……开玩笑的。”宗三看着眼前一脸淡漠的少女,好奇这位少女会给予什么样的回应。
“飞出去也没关系,嘛,虽然说我从没关过你。”
嘛,算是个意料不到的回应呢。
——————
“这真的好么?鸟又飞回笼中。”少女打趣的对着粉髪付丧神说道。
“除了您的身边我再无归所。”语气似乎有些认真。
“……”少女神色有些異常,最後没说些什么便走了。

——————
“这样好吗?不去迎接远征队。”宗三看着低头不知在想些什么的少女。
“既然这样,那我们去迎接吧。”说完少女便起身跟粉髪的付丧神走向大门。
——————
“这样,可以吧?”粉髪付喪神跟少女一同看著剛鍛好的刀裝。
“嗯。”少女輕輕點頭。
——————
“又要收集新刀了吗?”宗三靠在鍛刀房的門口。
“是要鍛刀但不是收集。”少女自顧自的忙著手中的事。
“哦?”宗三頗有興趣的看著少女。
“長谷部要我锻的。”
“哦,这样啊……”宗三走近幽月“那是不是只要没人叫你锻刀,你就不会锻呢?”
“嗯,没什么必要的话,还有…”幽月转头看向宗三,两人的脸靠的很近“你靠的太近了。”
——————
“感觉也不是能算得上受伤的程度。”宗三看着身上的伤口。
“但也是受伤了。”
——————
“比起被燒毀……這還真是算輕。”
“嗯。”
“主公还真是冷漠呢。”宗三抬头看着幽月。
“……嗯。”
——————
“這樣可以嗎?不去確認一下?”完成任务的宗三侧头看着幽月
“嗯。”
“主公还真是信任我?”
“我只是觉得你在这件事上没有必要骗我”没有承认没有否认,只是避而不答。
——————
“給您報告戰績。”宗三拿着一叠纸说道。
“麻烦你了。”
——————
“我來做陪侍,是想炫耀一下嗎?”宗三低头看着眼前的少女。
“并没有。”两人走在外廊。
“那为什么要让我做陪侍呢?”其实知道少女不是这种人的宗三还是故意继续问下去了。
“…”幽月转身看着眼前的粉髪付丧神,“如果你不想去的话那就别去了,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
“没有哦,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如此冷淡的主公会主动让我来做陪侍。”
“……”其实幽月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要让这个粉髪付丧神做陪侍。
——————
“出戰的經驗,雖說其實也沒那麼多吧。”
“是要多出战的意思吗?”幽月将视线转移到宗三身上。
“随意。”宗三只是笑着说道。
——————
“讓我去干雜活,是打算凌駕於我歷代的主人們嗎?”
“那倒不敢。”
——————
“……到這裡,結束了嗎。”
“嗯,辛苦了。”
——————
“……要變得渾身是泥了……。”
“洗掉就好了。”
——————
“嗯,可以的,請隨意從哪裡開始進攻吧。”
宗三看着眼前拿着刀的幽月。
“那么,请多指教。”少女的气息似乎有些变了。
——————
“感到滿足了嗎?”粉髪付丧神对着留着汗的少女问道。
“嗯,多谢指教。”少女留着汗的对着粉髪付丧神答道。
——————
“看得一清二楚哦。”
“什么?”
迷之对话。
——————
〔少女与刀剑男士☆番外——被玩坏的台词〕——完☆
这是从我另篇(原)文单独衍生出来的文的番外
基本上与原文不会有太大的关系,请放心食用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发正文,反正下篇大概还是番外( ̄∇ ̄)

问一下

我si不si该更文了,好久没更了
如果还有人在等在看的话,明天或今天码字
如果要的話麻煩留個言表決一下

黑白来乙女向|男神×你|胸派、臀派?

看到标题大家应该都知道我要写啥了ԅ(¯﹃¯ԅ)
留言区开放报名 (゚∀゚)
老样子
文笔不好,请见谅
不太会掌握人物性格,觉得哪里崩的话可以提出来w
最后,ooc我的(笑)
――――――――――――――――
13栋囚犯篇――
(皆为独处时)

☆jyugo
~假如是胸派~
jyugo让你坐在他自己的腿上,你的双腿分别在他的腰的左右两旁,胸部因体位的关系自然在jyugo的面前。
他一手环住你的腰,一手附在你胸上轻轻的揉捏,脸带着微微的红晕埋在你的双峰。
看着这样的他,你忍不住脸红,转头看向其他地方。
~假如是臀派~
又再一次偷溜出来的jyugo此时正乖乖的坐在一旁看着你……的臀部,尽管他不断的尝试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的地方,但视线却又在不知不觉之中转移到你的臀部,这大概或多或少都跟青少年那冲动的荷尔蒙有关吧。
你知道他的视线一直在你身上,但你认为那只是他无聊所以在看你而已,丝毫没有发觉到那位坐在地上的青少年在盯着你的臀部――直到你在某次走动的过程中无意的看向jyugo,你才发现他的脸红红的。
出于关心你问了声“没事吧?”接着走到他的面前,然后蹲下。
jyugo在你出声问的时候他慌张的睁大了眼睛,然后在你蹲下的时候心虚的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说“没、没事……”

☆uno
~假如是胸派~
uno总是在你们独处的时候从后面抱住你然后自然而然的开始揉你的胸,还会一边揉一边带着很天然的笑容说“唔哇~小姐你的胸真软诶,都摸不腻♡”,如果你没什么事要忙的话他可能还会把你吃掉。
虽然你很想反抗但碍于他突击性的揉捏,你总是只能腿软的任他揉捏。
你不是没有出声阻止他过,只是自从你第一次出声阻止后却直接被他给吃掉后,你就再也没有出声阻止他了。
~假如是臀派~
他很喜欢让你坐在他的大腿上…………然后捏你的臀部,这让你很想打他。
而且他还会在大家聚在一块的时候坐在你旁边,乘没人注意的时候偷捏你的臀部,于是你带着微笑跟其他人聊天,在心里默默想着下次独处的时候怎么跟他算账,而且还是总账,并且这种时候你的微笑往往十分碜人碜的慌。

☆rock
刚开始他每次看向你的胸部的时候总是脸红个不停,之后他在揉捏你的双峰时都是脸红着用很轻的力道来做,后来虽然不会脸红了,力道也开始加重但还透着一股小心翼翼,最后rock用适当的力道不断地揉捏你的胸,有时候还会拿些酱料淋在胸前然后舔舐到自己满足为止。

☆nico
~假如是胸派~
“吶,我想试试看埋胸”niko一脸单纯天真的看着你
“诶?”你略微汗颜,以及感到很大的无奈。
……………………
“唔…果然小姐的胸好软、好香啊~”niko一脸陶醉的眯着眼埋在你的双峰“好舒服啊~哈哈~”
“嗯…”你红着脸的坐在niko腿上看着他陶醉的表情。
~假如是臀派~
医疗室内,
niko坐在床上晃着腿看着你。
“怎么了?”你拿着放有许多药物的托盘走到他旁边。
niko看了你一会之后才开口说“小姐的屁股看起来很好摸呢~”
“诶?”你被这句话搞得脸红。
结果niko只是回你一句“怎么了吗?”
“不,没事,”你叹了口气,小声的说“真是的……”
~假如是胸派+臀派~
“小姐~~”听到niko的声音的你刚准备转身就被niko从后面扑上来。
“怎么了?”你习以为常的问道。
niko从后面走到你面前“突然想抱抱小姐了,可以吗?”
虽然不懂他为何这样说,但你还是回答他了“可以哦”
niko一把抱住你……把脸埋在你的双峰,“ni――”你还没说完他的名字,他就把双手伸进了你的裤/裙内揉着你的臀部“哈…果然好好捏呢~小姐的屁股~”niko的双眼染上了情欲。

黑白来乙女向|男神×你| 诱惑•高开叉旗袍――梁篇

文笔不好,请见谅
不太会掌握人物性格,觉得哪里崩的话可以提出来w
最后,ooc我的(笑)
――――――――――――――――
⚠本篇较长注意
*高个子高冷御姐的你
*处于灰色地带的不杀人但还是可以解决问题的杀手(?)背景
*恋人设定

你看着手中从寄来的黑色盒子中拿出来的黑色金丝高开叉旗袍,有干脆就穿这件旗袍去宴会的想法。
梁看着你,仿佛看穿你的想法说“还是换一件吧,这件开衩开太高了。”说完梁还皱眉强烈的表示自己的想法。
听完你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你将这件衣服搭在手臂上,一边走向厕所一边说“不,就穿这件。”梁虽然眉头紧锁,但还是没说什么因为他认为你穿上之后会改变想法。
厕所里的你一边换衣服一边「跟梁从认识到现在也很久了呢,默契越来越好,也不需要刻意去猜想便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换完衣服后你便走出去把原来穿的衣服放到沙发上,然后走去玄关穿鞋子
“你真的要穿那件衣服去?!”虽说两人默契好,也容易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但还是例外的时候。
穿完鞋子之后你站起身来“走吧,梁我们快迟到了”本就个子高的你穿上了高跟鞋并不会让人有种过高的感觉反而是十分适合,那件黑色高开叉旗袍完美的将你的身材曲线勾勒出来,在黑色的衬托下显得你的皮肤更加白皙,及臀的长发使得臀部若隐若现有种诱惑的感觉,交叉缠绕高跟鞋缠的带子绕至你的小腿显得莫名禁欲。
虽然梁你站起身的时候呆愣了下但还是不服气的盯着你最后还是看着你的背影走在后头。

在这场华丽的宴会中你跟梁只是站在角落吃东西,虽然你的服装引来了不少人的注目但碍于你散发的生人勿近气场还是没人敢来邀你跳舞、喝酒。
不过还是会有例外,在梁去那食物的时候有个人来邀酒了,尽管随着那人走过来的时候,你那生人勿近的气场也越来越强,最后那人还是过来邀酒了,那个人是之前某次任务的雇主,在你任务完成之后那人却不断的骚扰你最后你受不了,自己完全联系斩断才回到清净的生活。
还在拿食物的梁并没有察觉你这边的状况,尽管你想拒绝,但对方地位很高人脉也很广,拒绝的话会有些麻烦, 虽然你也不是没有能耐解决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你还是喝了那杯酒,你没有发现在你喝酒的时候那人笑了一下。
喝完后你打算去找梁却不料那人把你拉住,“放开”或许是因为喝了酒的关系又或许是一直以来对他的不耐烦的关系,此时此刻你的怒火完全爆发,语气里满是冷漠,对他的排斥也完全展现出来。
那人无视你的怒火,试图挽留你“不用了”你挣开了他的手并拒绝了他提出你留下来休息的提议,你转身就走但却因为突然脚步不稳而被迫停下,稳住身子。
那人见状马上又握住你的手臂,不怀好意的要你留下。
拿着食物的梁走过来的时候便看到那人跟你在拉扯。
“怎么回事?”梁挑着眉看着你跟那人。
你没好气的甩掉了那人的手然后走向梁,把梁手上的食物放到桌上,在那人还没反应过来要说写什么的时候就拉着梁走了。

一路上你都没说些什么、做什么,直到回到家的你跟梁站在客厅的时候你突然转过身环住梁的脖子在他耳边说…
“梁……我们做吧”
听到这句话的梁不免脸红慌了下不过马上又变得镇定,梁将你从怀中拉开了点,果不其然看到你脸上的不正常红晕。
他皱起眉头道“你中春▪药了――”
“我知道我自己的情况”没等他说完你就截断了他的话,看着他皱眉的样子你将手轻轻的覆上他的脸“我是真的想跟你做…”
梁的脸颊染上了淡淡的红晕,眼前的男人微俯下身的吻上了你的唇。
青涩的吻技却勾勒出了淡淡的情色。
连绵不断的渍渍水声令两人更加的情动,他一边吻着你一边慢慢的向前走,你顺着他的步伐往后,两人最后站在床前。
他离开了你的唇,望着你的双眸将你往后推倒在床上。
随后他俯下身来吻上你的脖颈,令你忍不住弓身,将身子更加的贴近他。
他顺着因为你弓身而产生的隙缝从侧臀摸上你的背,然后在从后颈慢慢的抚摸到你的尾椎。
“哼嗯…”因为他的抚摸你忍不住闷哼一声。
听到你的闷哼之后他的另一只手摸上了大约在你胸前以及胸部上方的横扣。
解开横扣之后他吻上你的锁骨,在上方留下了一点一点的嫣红。
在往下,他吻上了你那傲人的双峰。
你往下一看,正好对上了他那充满情欲的双眸,他撑起身来,握住你的手。
.
.
.
.
.
.
梁在你的注视下虔诚的吻了你的手指。
诱惑•高开衩旗袍――梁篇,完――
――――――――――――――――
我回来啦。:.゚ヽ(*´∀`)ノ゚.:。
之后也会继续码黑白来乙女向的 (´∀`)
这篇在那么就之后终于产出来了~。:.゚ヽ(*´∀`)ノ゚.:。
其实原本最后是没有那句话的( ̄∇ ̄)
打算调调你们的胃口什么=w=
但想到都过了那么久才产出这篇文,于是就默默的把那句话补上了_(:3」ㄥ)_
老样子,评论中第一个被提到的角色就去码他的那篇w

黑白来乙女向|男神×你| 诱惑•裸▪体围裙――uno篇

文笔不好,请见谅
不太会掌握人物性格,觉得哪里崩的话可以提出来w
最后,ooc我的(笑)
――――――――――――――――――
现在的情况是上午2点,uno外出不在家,你身上除了一件围裙什么都没穿的站在厨房。
你红着脸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不断捏着围裙的裙摆,心想着「唔…这样真的好吗?……感觉好奇怪…我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做啊……」想到这里你不禁回想为什么会这样做以及当时的情况。
――
你坐在沙发苦恼的盯着桌子。
“怎么啦?干嘛一副很苦恼的样子?”说完,她坐在你的旁边,撑着下巴看着你。
“没有啦,只是uno那家伙时不时就会送礼物给我,我想要给他回礼,但却不知道要送什么。”
“这样啊,”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那你就在他外出的时候什么都不穿就只穿一条围裙,等他回来啊。”说完还一副很有理的样子。
听道她的话你经验5的转头看向她“诶?!”
“我是你闺蜜,我还会骗你不成?”说着的同时她还翻了个白眼。
“是不会啦……”你转回头,看着桌上冒着烟的热饮。
她往你身上靠过去,手搭上你的肩膀“相信我,他一定会喜欢的。”
――
回想得太投入的你并没有察觉到开门声跟脚步声,直到你被uno叫了一声才回过神来。
抬起头来你就看到uno站在你身前目不转睛的盯着你。
被uno盯到有点不自在的你忍不住开口问“不、不喜欢吗?”虽然你的声音很小声但还是被uno听到了“不会哦,很喜欢”他往前走一步将你揽如怀中并在你耳边轻声细语道“其实如果你想做的话,直接跟我讲就好了,不过这样可爱的你我也很喜欢。”
uno半推着你往后靠向厨房中间的桌子。
“等下…我不是…那个意思,唔!……”他的手摸上你的腰使你无力往下滑,他从你的肩窝抬起头来,看着你说“可是我想要了。”uno露出了平时的笑容,只不过现在看起来多了几分邪魅。
看着他的笑容你的脸更加的红“可是现在是白天……”
“这跟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没关联吧”不再给你多说的机会,他吻上了你的唇,邀你共舞。
他好的过分的吻技令你忍不住发出声音“唔……”
一曲结束,分开之际还牵出了一抹透明的银丝。
接着uno吻向了你的脖子,“哼…”你因为他的挑逗而自然的仰起头来。
听着他因为找到你的敏▪感▪点而笑出来的笑声,你忍不住想「直接往敏▪感▪点攻过去什么的,真是太狡猾了……」
诱惑•裸▪体围裙――uno篇,完――
――――――――――――――――
第一次码就上手真是太好了 (゚∀゚)
至于为什么第一个是uno的原因是因为在记录那篇第一个被提到就是uno啊www
有人在记录那篇问为什么没有五八小天使,因为你要知道虽然我们不知道五八的年龄但他外表是个11岁的小孩子啊!而且这是小.黄.段,小!黄!段啊!这样真的好吗?!
请在下面留言告诉我这系列到底要不要带五八玩,谢谢

黑白来乙女向||男神×你<文梗记录>

由于lof主我昨天意外性的看到了有颜色的东西害得我想写黄色的段子(ノ>ω<)ノ
这个黄段子是一个系列的,叫做诱惑
然后这篇就是用来记录+问有什么想要的人物问梗所以如果你有什么想要的人物就在底下留言
还有如果有文梗的话就请提供出来,不然关键字也行啊 。゚ヽ(゚´Д`)ノ゚。
以下就是已经想好的、有了的人物(梗可以重复,但不能太多次)
打勾意指已完成
――――――――――――
百式百子――露背毛衣
双六一――男友衬衫
一声三鹤――缎带蝴蝶结礼物(我不知道那叫什么,所以就打这样了
torowa――内衣(上)
honey――内衣(下)
jyugo――猫耳猫尾√
uno――裸▪体围裙√
niko――cosplay(这意味深长的play)
rock――奶油(食物play)
悟空猿门――冰棒(食物play×2)
五八――???(求供梗)
梁――高开衩旗袍√
奇伊――他的衣服(可提出什么衣服没有的话就白大褂了)
七夕星太郎――女仆装(原为丝袜)
悟空猿鬼――丝袜与酒醉
九十九号――礼服背后拉链
武藏――马甲
五八――???
――――――――――――――
事先声明,上面那些不一定会全打喔 ε=ε=ヾ (゚∀゚) /
还有这些都刹车了 ε=ε=ヾ (゚∀゚) /
还有随时会更改 (゚∀゚)
欢迎共梗,同人不同梗也可以
欢迎共梗,同人不同梗也可以
欢迎共梗,同人不同梗也可以
重要的事说三遍!
以及求lofter敏感词
还有链接怎么用?

《那个少女》日常小番外,萌袖与超能力

文笔不好,请见谅

不太会掌握人物性格,觉得哪里崩的话可以提出来w

最后,ooc我的(笑)

————————————

1. 萌袖虽然可爱但有时候很麻烦。

这是发生于某次在餐厅吃饭的日常。

jyugo看着凉夏拉袖子的动作不禁问了个问

题“为什么你的袖子会有点长过头啊?”

凉夏一边拉另一个袖子一边回答jyugo的问题“我也不知道,当初樱直接拿了一套囚服塞给我穿。”说完凉夏开始吃午餐。

“但是很可爱呢,有些漫画人物的袖子就是这样。”坐在凉夏另一边的niko笑嘻嘻的说到。

凉夏将口中的食物咽下然后满不在乎的说到“是吗。”

“与其说是可爱不如说是萌吧?”坐着对面的uno说道。

“萌?那是什么?”坐在uno旁边的rock一边吃午餐一边问。

“可爱的一种吧,但好像比可爱更上一层楼吧?”uno挑眉说到似是在回想什么。

“萌的定义范围很大呢不过漫画上没有详细解释呢”刚吃完午餐的niko靠在凉夏身上说到。

“不过有时候这种有点过长的袖子有点麻烦”凉夏突然说到“譬如说,早上起床要洗漱的时候要先拉袖子而且有时候还会滑下来,洗手的时候也要先拉袖子来避免袖子沾水,有时候这种袖子会很容易沾到东西像吃午餐要先拉袖子,诸如此类。”

“那还真是麻烦啊……”jyugo看着凉夏说到。

2.超能力——透视篇

这是发生于某次在娱乐室的日常。

在凉夏又在一次的被uno拉去打牌的时候凉夏偷偷用了超能力——透视。

嗯,凉夏表示她完全没有任何罪恶感。

不过要使用透视这项能力而又不失控的话需要达成以下的条件。

1.需要绝对的专注。

2.看着自己要透视的东西。

3.除了自己要透视的东西意外其它东西皆为模糊不清的样子。

不过在达成这些条件的时候会要格外小心就是了,一不小心就可能被偷袭。

回到正题。

就在打牌的时候凉夏正盯着uno的牌。

就在过了不知多久之后。

“uno你出老千了。”凉夏若无其事的说道。

“诶?”uno被突然之间神来一句的凉夏吓懵了。

“我看过了,你原本的牌不是这样。”凉夏的视线从自己的牌移到了uno的脸上。

jyugo抱着抱枕坐在旁边问“为什么你看得到啊?”

坐在凉夏旁边的仁泉喝了口饮料回答道 “因为她用了超能力吧。”

“什么超能力?”jyugo挑眉看着仁泉。

“透视眼。”说完凉夏把牌放下刚起身的时候就看到uno双手捂胸的样子“…你放心吧,为了避免超能力失控所以我只看了你的牌。”然后就走了

“如果你用透视的时候能力失控会怎样?”jyugo的视线随着凉夏移动,而听到问题的凉夏只是停下了脚步看着jyugo“……”然后又继续默默的走回四号房。

仁泉瞟了眼jyugo“你傻啊,当然是都看光了啊。”然后又继续喝他的饮料

“……/////”

日常小番外1,完。

————————————

如果我有一天我没更的话那可能代表我明天会双更,如果是三更的话那就代表后天不更

那如果是昨天有更今天双更的话那也代表我明天不更哟~

关于萌袖那件事只是因为刚好在开坑的前几天看了一些关于萌袖的事然后lof主就恶趣味(……)的加上了 σ`∀´)σ

今天也是双更的一天,这是第一更哦 (゚∀゚)